威宁县人民法院

http://weining.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职务犯罪疑难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8-04-25    

一、职务犯罪定罪量刑的标准

单位受贿罪、对单位行贿罪、介绍贿赂罪、单位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以及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单位主体)等七个罪名的定罪量刑标准,刑法仅规定以数额作为定罪量刑基准的犯罪,个人认为需要同时采取“数额+情节”的方式规定定罪量刑标准。

    二、职务犯罪政策法律界限

(一)关于挪用公款罪。

1、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情节严重,但三个月内已归还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2、“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应当包含主观原因不退还和客观原因不退还两种形式。主观原因不退还。行为人不能退还,但办案机关依职权将公款追回的,应当属于“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3、同一笔公款多次挪用的,犯罪数额应累计计算,但在量刑时可以比对一次性挪用同等数额公款的情况酌情从轻或减轻处罚。

(二)关于贿赂犯罪。

1、国家工作人员由于都具有特定身份,因而在共同受贿的情况下,往往构成共同实行犯。但在共同受贿中,有的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只是起帮助和教唆的作用虽然他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但这一身份并没有在共同受贿中发挥作用,其作用与没有特定身份的非国家工作人员是相同的,因此,这些行为人往往不能构成受贿罪的共同实行犯。特定关系人收受财物的,如果只是简单的转交,并没有积极参与受贿,相互勾结情节严重的,一般不认定为共犯。2、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构成行贿罪,但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是行贿。介绍贿赂罪是指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行为。其要求行为人具有主观上的故意,即明知是在为受贿人或者行贿人牵线效劳,促成贿赂交易。在客观上表现为行为人在行贿人和受贿人之间进行联系、沟通关系、引荐、撮合,促使行贿语受贿得以实现的行为。但若行为人与行贿人或行贿人所谋利益之间关系密切,或直接涉及行贿人所谋的具体利益中,则更应判定为共同犯罪。

   (三)关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1、“不能说明来源”的理解和认定,被告人供认财产系受贿所得,但没有证据印证,依法不能认定受贿犯罪的,可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定罪处理。2、 “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的范围认定,与国家工作人员共同生活的直系亲属或其他人员对其名下财产不能说明来源的,可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3、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支出与合法收入的“差额”应以其财产购买时的价值与支出之和减去其合法收入进行计算。

   (四)关于私分国有资产罪。

1、如果单位把能够自主支配的钱款超标准分配给了职工,且金额有限,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属于违纪行为。相反,如果把不能自主支配的钱款通过巧立名目、违规做账等手段予以截留分配的,或发放“奖金”额度超过了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一定倍数(如十倍),显属单位领导滥用了管理国有财产的职责,可以认定为私分国有资产犯罪。根据目前的司法实践,通常把以下四种情形作为私分国有资产性质看待:(1)将国家财政的专项拨款予以截留分配。这种行为直接影响、破坏国家财政支出的目的性和有效性。(2)将应当上缴的收入予以隐匿、留存分配,从而影响国家财政的正常收入。(3)超标准分发奖金的总额,超过了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一定倍数。(4)没有经营效益,甚至亏损的情况下,变卖国有资产进行分配。2、私分国有资产罪与共同贪污的界限:(一) 客观方面不同。私分国有资产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而为单位全体成员谋利,将国有资产私分给单位所有成员,也就是人人有份,并且在私分时大家都知情。共同贪污在客观上则表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侵吞、窃取、骗取等手段,非法将公共财物占为己有。共同贪污不是为了单位全体成员的利益,而是为了个人受益。(二)犯罪对象不同。私分国有资产罪的犯罪对象是国有资产,侵犯国有资产所有权。贪污罪的犯罪对象是公共财物,侵犯公共财产所有权。(三)犯罪主体不同。私分国有资产的主体只是部分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共同贪污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并且还可以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四)犯罪主观方面不同。共同贪污主观意志是几个贪污人的个体犯罪意志,具有将公共财产非法据为己有的目的。私分国有资产主观意志则是个体犯罪意志的集合,表现为一种群体犯罪意志,且具有非法将国有资产为单位谋利的目的。(3) 对于单位私分“小金库”的行为,除不符合10万元“数额较大”的情形外,应一律以私分国有资产罪论罪处罚。

5、关于贿选犯罪。(1)以贿赂方法破坏选举同时构成破坏选举罪与行贿罪的,应择一重罪处罚。(2)动用公款进行贿选的行为,应以破坏选举罪和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3)接受领导授意而为领导筹措贿选资金、帮助领导送财物拉票、或者使用公款为领导贿选的行为,情节严重的,应以破坏选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4)选举活动中的工作人员为贿选一方或双方提供帮助、牵线搭桥的,应以破坏选举罪追究局其刑事责任。

6、关于村委会及其工作人员的犯罪主体认定问题。(1)村委会可以构成单位受贿罪、单位行贿罪的犯罪主体。(2) 根据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和本解释的规定,在处理涉及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如何正确适用刑法有关规定的问题上,要注意把握以下几点:

第一,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的含义。《解释》中所说的“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主要是指村党支部、村委会和村经联社、经济合作社、农工商联合企业等掌管村经济活动的组织的人员。因为他们是农村中最主要的可能协助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人员。

第二,应当以行为人是否从事公务作为是否应当将其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标准。根据刑法第九十三条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分为三类:一类是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一类是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还有一类就是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对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外的,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人员来说,也应当以是否从事公务作为能否将其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标准,而不能随意扩大范围。根据村委会组织法的规定,乡镇基层人民政府对村民委员会的工作给与指导、支持和帮助,村委会协助基层人民政府开展工作。从实践中的情况来看,村委会与乡镇基层人民政府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村委会的很多工作需要乡镇基层人民政府的指导与支持,乡镇基层人民政府的很多工作也离不开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的支持和协助,有一些具体工作也常常委托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来开展。因此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的人员依法协助基层人民政府开展工作或者受基层人民政府委托办理一些行政管理事项时,就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之一,应当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第三,应当注意准确理解“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含义。根据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的人员依照法律从事公务时,应当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这些基层组织的人员在从事国家事务或者本集体内部事务的过程中,都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可能性,但是其所构成的犯罪的性质又可能完全不同,因此在认定其所从事的公务的性质时,要注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防止任意扩大公务范围的倾向。实践中在处理涉及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的违法犯罪活动时所产生的不同认识,往往就是因为对其所从事的公务活动的性质理解不一。

本解释明确规定上述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代征、代缴税款,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以及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其他行政管理工作时,属于依照法律从事公务。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管理上述特定款物的过程中侵吞、挪用或者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关于国家工作人员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实践中在认定这类情形时,要注意从行为人所从事的公务性质、内容、来源进行区分,防止把这些人员从事的本村的公共事务的管理认定为协助政府从事公务,从而不当地扩大公务的范围。    

7、关于追诉时效,由于定罪量刑标准发生变化,立案侦查时未过追诉期限,根据审理时的定罪量刑标准已过追诉期限,这种情况下应当在计算追诉时效期限的时候讲究从旧兼从轻,即适用对被告人有利的量刑规则来计算追诉时效期限。

 



【上一篇】  新时期执行工作调研